咨询热线

新闻资讯
您当前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

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发布时间:2019-07-11  点击量:
更多

· 2019-07-06 17:13

2019年7月5日,成都东郊记忆终于迎来了,由绽放文创投资有限公司联合英国巴比肯艺术中心、伦敦市政府共同举办的电子k8.com游戏文化展—— “Game On绽放 全球游戏潮流盛典”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这是一项自2002年至今,已经巡展了30余个国家、观展人数累计超400万的著名电子游戏文化展。它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游戏展览,同时也是全球首个沉浸体验式电子游戏“博物馆”。凭借着其前卫的展览理念、饱满的科技人文关怀、全方位的互动模式,收割着到展之处以及世界各地媒体的一致好评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而对于所有成都乃至中国的游戏玩家来说,“Game On绽放”或许超越了一个普通展览的概念,而是一次对于“电子乡愁”的探寻。不少已经到展的游戏迷表示,这次参观的经历对于他们来说不能用“观展”来表述,这更像是一次朝圣之旅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如果说在中国有着一群极赋赛博朋克精神的“头号玩家”,那他们一定是80、90后一代。由于成长的时代背景与主机游戏的发展巅峰相重合,他们用自己无忧无惧的少年意气,感受着数码文化喷涌而来的时代。由此,不可阻挡的发生了化学反应,电子游戏成为了他们心中的重要一环,他们曾____的汲取有关游戏背后的所有资料:流程技巧、主题音乐、背景故事,乃至游戏的制作人、原画师、配音师、作曲人……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这些让游戏迷们无比熟悉却又显遥远的所有元素,正是如今“Game On绽放”所为你呈现的东西。而对于非核心玩家来说,在享受游戏的乐趣之时,你还能看到另一群人的成长史,以及属于他们的电子乡愁。

“Game On绽放”的最初与游戏的最初

1998年,Rockstar 的联合创始人 Lucien King 与苏格兰国家博物馆主管 Mark Jones 爵士交谈时,提到了一个新鲜的想法:举办一场电子游戏艺术展。最终,曾被伊丽莎白女王誉为“现代世界的奇迹”的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,响应并创建了这个想法,“Game On”电子游戏展览,就此诞生。

此次“Game On绽放”来到蓉城,将展览设置为18个分区,每个区域按照历史发展排列。玩家不仅可以在“早期游戏”区域摸到“上古”游戏机Magnavox Odyssey(1972)等一系列上古神机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也可以去“制作和市场区”找到你本命游戏的概念草图、设计文档、营销资料,或者在“角色区”跟马里奥、吃豆人“打成一片”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在早期游戏区,诞生了史上第一款电子游戏《太空大战》的PDP-1型打孔带计算机,是我们必须要看的,用骨灰级玩家们的反馈就是:“如果就展出这一件,来看也不后悔。”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PDP-1诞生于1959年,看起来有点像个家用型一体机,它是历史上第一台配备了显示器的电脑。就是在这样一台电脑上,史蒂夫·拉塞尔开发出了《太空大战》,让两名玩家实现对各自太空船的控制,让他们发射鱼雷互相攻击。不但直接呈现出当时美苏太空竞赛的情形,还体现了人们对可能发生的太空大战的恐惧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这款游戏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游戏,麻省理工学院还专门举办了史上第一个电子游戏竞标赛。一时间几乎所有的 PDP-1 都装有《太空大战》 ,虽然它们大多为商用,或为实验室服务。如今大杀四方的赛博朋克、蔓延全球的极客(Geek)文化,正是在这一台机器上弥散而起的,说起来倒是有几分魔幻的气息。

“Game On绽放”系统地回顾了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街机和主机游戏,每位来访者都能亲身感受到游戏的本质——是通过交互来传达体验和创造文化的全新媒介。无论是哪一个时期,无论画面和音质如何,每一款展出的经典游戏,都可以让人亲身体会到媒介的区别,文化的区别,市场的区别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当我们与世界的游戏开始重合

不少80、90后的回忆中,都有一段在电视机前玩《魂斗罗》《超级马里奥》《赤色要塞》;在街机前玩《吃豆人》《街霸》《拳皇》;在GBA上玩《精灵宝可梦》《牧场物语》;在PS上玩《侠盗猎车手》等游戏的经历。这对于他们来说,或许是全球化最有触感的表征。在“game on绽放”,这又得到了一次重温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在街机进入中国个别城市之前,舞会和电影院还是最常见的___所。80年代后期,走私和仿制的红白机、雅达利2600JR和街机流入,游戏厅遍布大街小巷,“打游戏”变成了最为时髦、最有趣味的娱乐活动。手拿一个游戏币玩一天的玩家,成为孩子们口口相传的“大神”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1990年,家庭用游戏机——任天堂“红白机”正式进入中国大陆,但由于其高额的售价,反倒让仿制品“小霸王”成为了不少家庭里最时髦的物件。

这一段游戏史,见证了中国大众娱乐方式的每一步变化。但其实在很早之前,中国就成为这一世界潮流的一部分。这段历史,由摆放在“Game On绽放”上的街机向我们诉说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大名鼎鼎的《Pong》是雅达利于1972年开发的第一个街机游戏,它早已载入史册。它由雅达利的第一名员工艾伦·艾考恩(Allan Alcorn)开发,是一款乒乓球游戏,玩家操纵“一”字型光标,将屏幕上弹来弹去的小球“挡回去”。它在尼克松访华之后诞生,是“小球转动大球”那个历史时刻的电子化书写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电子游戏产生的最大价值,是开创性的交互体验所引发席卷全球的独特文化。我们一旦亲身体验并了解了这些游戏文化的经典,可以和任何一个国家的玩家进行畅通无阻的交流。而这,也恰是彼时我们盼望的东西。

能触碰的电子乡愁

“Game On绽放”会针对玩家办展览,让玩家去体验、去感受。这是此次引进“Game On”的深圳绽放文创执行副总裁陈阳的心声。

在“Game On绽放”,只有一个单纯的游戏世界,可以触碰到的游戏世界。在进入展厅后,是一个由无数游戏海报汇集混合而成像素空间,复古与撞色所迸发的赛博朋克味道,能让每一个观展者深受感染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在展厅中,不同的分区由像素道路的颜色来作区别。比如在“早期游戏”分区,是蓝色的像素道路;而粉色道路,则贯穿着“多人游戏”区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你能在蓝色区域了解到,这台装有《太空入侵者》游戏的主机是那个年代所有奶茶店的标配,并上手一试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也能在其他区域玩到每一款主机的代表作。除了记忆中的主机、街机游戏,不少甚至让人难以交出名字的游戏主机,你都可以上手一试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比如《上古卷轴》《合金装备幻痛》的VR体验版、音乐节奏游戏的架子鼓、VR赛车模拟、8个手柄摆你面前的《任天堂大乱斗》……太多太多你能叫上名字或者不能叫上名字的主机与游戏了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在这里,所有人都有了一种闭着眼睛都能向机器靠近的直觉,当然,这很正确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除了游戏的游戏性,“Game On绽放”也旨在充分挖掘游戏的艺术性。在电影游戏区,《古墓丽影》《生化危机》等多款游戏都在阐释电影与游戏紧密的关系,它们都有共同的归属,那就是大众娱乐潮流,以及艺术潮流。

制作游戏需要的文案策划就挂在墙上,人们能感受到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复杂的过程。由 Rockstar 出品的《侠盗猎车手》,以其开放世界的属性,在游戏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。一块从 Rockstar 工作室搬来的白板,能让你详细看到,制作者在构建开放选项的时候,历经了怎样的选择判断。当然,还有大佬精妙的手稿原画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墙上来自任天堂首席设计师宫本茂的手稿,在玩家眼中,它是游戏能被称为第九大艺术的原因。因为经典游戏是美术、音乐、文学等一系列艺术的总和,但又不只限于此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“Game On绽放”绝不仅是玩家的朝圣之旅,它也是艺术热爱者的殿堂,潮流探寻者的教科书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电子乡愁是所有中国游戏人的心之所盼。我们盼望“游戏”这一个词能寄予它应有的赞誉,成为艺术道路上的主流。

 在“Game On绽放”触摸我们的电子乡愁

不论是玩家、非玩家,游戏行业从业者,以及未来的游戏行业从业者,都能从“Game On绽放”感受到,游戏的历史与未来,就在我们眼前,我们的指尖。这是一个游戏产业的展览,也是一代人电子游戏情节的落幕与开始。


地址: 电话: 邮箱:
  ICP备案编号: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娱乐凯发娱乐-k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